赵医生同款白大褂

黄昏呀,你招回一切,光明的早晨所驱散的一切。你招回绵羊,招回山羊,招回小孩到母亲的身旁。


最近开始读萨福。

汉代画像石上的图都太美了,尤其是神话系列,朱雀的线条优雅流畅,真的是文化自信啊!!痴迷于汉砖不可自拔!
四川博物院和成都博物馆都太好了!

真好!

星球拟鸟系列:

“骥于是俛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

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了,近来拟鸟遇到了它的伯乐,对方给的资金和条件足够重启了。

以前因为这个作品经历了太多,体验过脑洞被人喜欢的快乐,也体验过对版权不会利用而没有多少收益的凄凉。

毕竟最初创作时确实是随便画画脑洞,看到有很多人喜欢了就画多了点,为了一点零花钱随意把拟鸟授权出去,想想主要还是自己问题,对版权意识模糊,况且当时还想考研,没想过以后会以科普创作为生。

后来因为拟鸟结识了很多欣赏我科普创作脑洞的人,开始走科普创作路线,磕磕绊绊,但也发现,这才是自己更想走的路,因为即使走了很多弯路,即使前方遍布荆棘,我也愿意走下去,艰难、困苦与孤寂让我消极过,让我抑郁过,但从来没能让我放弃。

之前不画拟鸟就是因为不怎么挣钱,收获了了的费用不足以支撑我创作下去,我也可惜,但是在生活面前,该放下就得放下,没法再多背一个负担继在荆棘路上前行。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赏识它的伯乐来找我,给拟鸟一个新的未来。

这种感觉已经无法用单纯的开心来形容了,很复杂,因为令我感动的不单单是拟鸟可以重启,而是来找我的这个伯乐跟我很聊得来,喜欢我的脑洞,可以一起探讨,让拟鸟以后的发展的越来越好,给的条件也让我愿意在这个作品上认真投入。毕竟以前也说过,我不满足于现状,我想创作更复杂、更精致的东西,意思其实是说对待自己的作品上,若创作,我就想能投入很多精力和想法认认真真去做,不想再停留在只是随便画画的程度上,现在甲方的给我的感觉就是,让我又能好好打磨这个作品了,让我不用再顾虑什么不挣钱的问题,而是可以花时间安心把这个作品打磨好了。

拟鸟重启也会以绘本的形式重画, 会出版,以后会有周边甚至改编动画的可能(这也是现在的甲方提供的前景),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在网上发,目前就是先做好一本绘本来出版。

重画,无论内容和角色形象上都会和以前有所不同,除了有重画要画的更好的考虑外,也是因为避免和之前的授权的一些冲突,具体矛盾不想多说了。

新形象还在设计,现在发的不是最终定稿,这次会更多的考虑星球的地理环境来设计,比如这次发的月啾,面部深色部分代表月球上的月海区域(月海是月球上比较低的平原,相当于凹进去的一大块地形),地啾身上的绿色和黄色代表几块大陆,白色尾巴是南极洲,还有些白色代表云层,新加的两个眉毛代表北冰洋的一些小冰岛。

这就是我说的“做的更创作的更复杂和精致,形象在保持萌度的基础上,我想让身上很多部位设计的都有意义。

绘本的故事也在重写,有主线大纲,这次出绘本,无论天文史、宇宙诞生的历史、还是近现代人类对太空的探索我都想创作在里面,这也是我说的想创作的更复杂和精致的内容,比如讲到天文史,我也想讲讲望远镜的发展,在里面我会把望远镜拟成地啾的眼镜,眼镜随着科技发展越来越先进,地啾也看的越来越远,还能起到个装饰作用~

以前代表人类的虱子也会重画啦,前一阵子受《空洞骑士》影响,发现虫子也可以画的很萌有很多造型嘛,所以地啾身上的虱子造型我也会改的更萌更多造型wwww 毕竟还有一些重要的天文学家虱子要特别拿出来讲讲。

当然,风格还是会保持作品原来轻松愉快的路线,看段子学知识,而且这次还能讲的的更多、画面更丰富,有时间把内容也打磨的更好,在这方面现在的小编也能给我更好的指导。

一切都是因为现在有了能让这个作品发展的更好的甲方和机会了。

以及谢谢你们,一直关注和支持这个作品到现在的你们。

骥于是俛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


我就不明白。我好好的发一段摘自书店里畅销书架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经过审核发行的正规出版作品,怎么就至于被封号!
不让发就发照片呗。非常喜欢的一篇,叫《飞艇》。
本来买了也以为是写精怪的,没想到写着写着变成了写人心。这么说也是一本合格的鬼故事呢~~
“后来我在一个繁华的市廛上行走,见人们都用铁钎子插着良心在旺盛的炭火上烤着,香气扑鼻,于是我明白了这里为什么会成为繁华的市廛。”—《罪过》,莫言

莎翁剧的小和大
一直都觉得《第十二夜》脑洞大,也把它归入喜剧,但从来没想过也没见识过一出真正的莎翁剧能排出爆笑的效果。直到去看了莎士比亚环球剧院2012版的《第十二夜》,一部演活了的莎翁剧,我想也是演出效果最贴近当年的一出剧吧。

可能是以前看的都是现场版,离的远,注意力更多集中在舞台整体效果和台词上,又或者选题多是麦克白亨利四世之类的需要交代故事背景的,总觉得莎翁的剧都是大剧,跟看鼓楼西之类的小剧场话剧或者易卜生的生活化内容为主的剧完全不是一类。
第一次看环球映画的版本,看清了很多演员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男人反串的喜剧效果被放大,娇嗔的神态和虽然控制了但明显就是男人的嗓音放到现在就是反差萌。并且终于理解了莎翁为什么被称作把所有戏剧的种类都写尽了。亨利四世、亨利五世和第十二夜、仲夏夜之梦,完全就不像是一个人写的呀!这种三五个人,一个桌子几把椅子一个道具就可以演整出戏的剧目,就像看昆曲或京剧的折子戏一样,全靠表情身段台词的精致细腻。

可能是我读莎翁的顺序不对,一部部看下来,感觉就像发现一个编剧写了大明王朝1566,看了以后觉得牛逼,然后去搜此人的作品,发现他不仅写了聊斋志异,还写了情深深雨蒙蒙,又写了上错花轿嫁对郎,还特么写了吧啦啦小魔仙一样!

这才是莎翁的魅力,格局可大可小,舞台可有可无,剧情可喜可悲,总有一款适合你。并且莎翁作品本来也是面向平民的,放到当年可能跟开心麻花定位差不多。
必须表白马克李朗斯老爷子版的小姐!虽然薇奥拉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但是老爷子演的小姐才是全剧的灵魂。即使这位小姐肉眼可见抬头纹,但是无论是跺脚摘戒指还是惊喜、羞愤时候的词不达意都表现的既搞笑又流畅自然,无数的特写镜头只是增加喜剧效果,丝毫不会让人出戏。三苗演的小哥哥也很帅很萌啊!仔细看好像当年还有婴儿肥!
总之这版的《第十二夜》堪称神剧!以后每年有机会都要再刷!
为自己干燥无味的语言表达能力汗颜!

我知道永世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墓床》顾城
-----------------------
早上突然看到原来Waiheke Island 就是顾城笔下的激流岛,于是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寻找一所房子,以及不期而至的情怀。

房子已经破败到完全淹没在疯长的树林里,我爬上露台,试图以他的角度去看看Omiha Bay,但是房前的植物茂密到完全遮挡了视线。不过离开房子后,在Okoka Road 的拐角,我突然看见了远看像水池的海。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有机会站在他的院子里,读一首读他的诗,看看他曾经需要的,最强的风和最静的海。

真是充满善意的一本书。但是如果自己不想积极认真的生活,得到什么答案都没用。
还是要认真对待自己和生活呀!

新年第一本书!
大仲马的书里就是法国的武侠和江湖。小时候看过很多遍基督山伯爵,但是三个火枪手一直没有看,不记得谁曾经推荐过伍光建先生译的白话文版,想起来就找来看。
居然被伍先生译成了章回体小说的形式,遣词造句都是明清小说用法,流畅明快,第一眼看起来有点石玉昆《三侠五义》的感觉,完全不像是读其他的外国名著,需要在开头耐下心来很长时间去读进去。不需要角色转换。
看大仲马讲的故事一向轻松,不说教,过程曲折又内容详实,就像茅盾先生说的,十二三岁的小孩子看了着迷,二三十岁的大孩子看了也着迷。
必须把伍先生的后续译做也找来读了!过两天准备读《法宫秘史》!

以及居然是茅盾先生校注,真是高规格!

理想的下午~
没想到能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周六听到刘震云先生朗读他的作品,这种我喜欢的片段居然也是我爱豆十分满意的片段的感觉让我觉得意外满足,以及莫名自信~~
最意外的是听杨青老师朗读刘震云先生的《老龟》,一个短篇,一个通篇没有提到一个爱字的温暖的爱情故事。
正能量又充满了,新的一年要开始尝试做一个传播爱和幸福的人!
以及,我对于自己挤在那堆求合影的姑娘中间机智的祝他新年快乐然后得到了他略一惊讶然后有且只有一个的、对我一个人的祝福反弹的行为,表示十分得意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母亲用各种借口各种角度各种方式也找不出一个让女儿活下去的理由。你以为把床做结实就能把孩子永远留住么?
感觉现场声音效果不太好。不知道是演员还是设备的问题。